一路向南

他說他當過捆工,幹過工地粗工。還當過跑龍套的臨時演員。曾經是流氓,也當過無賴。

他出生在台北的艋舺。

他說他當過捆工,幹過工地粗工。還當過跑龍套的臨時演員。曾經是流氓,也當過無賴。長時間沉迷網咖。然後患有糖尿病。

他說原本已經看透人生,準備等死了.....

一路從台北向南漂浪,最後停歇在東豐地下道。每天去找些自己能負荷的工作或者拾取資源回收。他要賺一點錢,因為要買胰島素支撐自己的病體。

有一天,我去地下道探望大家,他看著我,微微點了點頭,我問他要不要來台南恩友當同工。他想了想,便拿起行李隨我走出了地下道。。

原本鬥志已因長時間孤獨流浪而消磨掉的他,開始成了我的家人。每天在廚房幫忙切菜洗菜,打掃環境.很沉默,幾乎不說話。但喜歡靜靜聽我跟他說話。

帶他去看醫生,幫他拿胰島素,他沒有說過謝謝,只是默默跟我點點頭。

有一天,他突然跟我說:「我不會跟你說謝謝,但是我要跟你說,你是這幾年來唯一讓我信任的人,你是真的對我很好...。」這回換我點點頭。

他曾替黑道大哥頂罪坐牢,也曾被人利用當人頭,甚至被心愛的女人捲走辛苦工作所存的積蓄。看盡世事的炎涼,他選擇沉默不再發聲。但是主耶穌卻引他來到了我們家。

我把他放到永康恩友中心當廚師,每天早上從東豐台南恩友騎車到永康,晚上整理完畢再騎回東豐路睡覺。

他調去永康第一天早上,我跟他說:「永康只有你一個男生,你要替傳道保護大家。」他點點頭,我看到了他眼神中的堅定。

他從沒忘記我的交代,每天除了烹飪三餐,就是守在門口保護著那個家,甚至中午時間,大家都睡了,他還是坐在門口護衛著。坐著坐著,他開始看聖經.....

大家都叫他潘仔。沉默,沒有笑容。

從台北一路向南而來,仿佛神為我們差派來的天使一般。他說他想好好活下去,他要為以往的荒唐贖罪。他要好好保護恩友中心,用他重生的生命。

這是第一次,他跟我說了那麼多話。
或許也是最後一次,因為他還是會沉默,永遠做得比說的多。

文/劉奇峯傳道

 

故事來源
台南恩友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