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龍

這個孩子,身高189公分,聲音尖細,動作非常遲緩。他叫做阿龍。

這個孩子,身高189公分,聲音尖細,動作非常遲緩。他叫做阿龍。他棲息在我們尚未關心到的一處地下道,有一天被人帶到台南恩友中心。他已經兩天沒有吃東西了。

讓他吃過中餐之後,他卻不願離去了。他問我們可以讓他洗個澡嗎?可以讓他睡一晚嗎?他說地下道很多蚊子,好幾天沒有睡好了。他說想要一個家,一天就好。

這句話,我很熟悉,因為將近兩年前,我是這麼向彰化的周傳道要求的。我留下了他,讓他當我的同工,當我的家人。

在台南恩友的這些日子,他很安穩的生活著。但是卻常常露出倉皇的表情,好像隨時要逃難一般。

他說他常常被趕走,去洗車廠上班,因為體力不好被老闆趕走。借住朋友家因為一直找不到工作也被趕走。沒有父母的他,被親戚趕。

睡在騎樓被商家趕,躺在公園角落被其他街友趕。總是被趕來趕去,總是沒有一個地方可以依靠。他說希望恩友不要趕他走。。。。。

不只我,我們所有的同工都心疼他。以前寫浮萍的失根,只是為賦新詩強說愁,在阿龍身上,真正感受到了失根的痛楚。

他睡在我們為他鋪好的床板上,一塊半的三夾板加上兩片床墊,他睡得安穩。總是發出勻稱的鼻息聲。

卻不在意沒有一張像樣的床給他。因為太高,我們的鐵架床讓他腳要蜷縮著才能睡,反而睡地板很舒服。很知足的一個大孩子。

吃的很多,睡得很熟,上帝的孩子又來到了祂的家。過幾天,等志偉跟小董從中華西路來開會,三個大孩子齊聚在這,同享家的溫暖。

在台南恩友,我們總是收集著這些流離失所的孩子,期盼他們的人生不是墬落,而是從此揚起。

文/台南恩友劉奇峰傳道

2014/03/27

 

故事來源
台南恩友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