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之食物語

他叫做阿龍,是善化區公所送到中華恩友,委託我們安置的街友。

他叫做阿龍,是善化區公所送到中華恩友,委託我們安置的街友。

區公所的人告訴我,阿龍這一、兩年都流浪在善化地區,有一餐沒一餐的過日子,常常睡在人家騎樓底下,趕也趕不走。

據說他是白河人,曾經繼承一小片土地,種蓮花維生。
後來因為好賭敗光祖產,又不甘心在本地流浪,怕被嘲笑,就流落到善化地區四處為家。

阿龍其實就是一個平凡的人,不大愛說話,平常在中心裡也不難相處,也算勤勞,洗菜挑菜、掃地拖地都很會自動去做。感覺上,也沒什麼奇怪的地方。

住了一段時間,同工們發現了一件怪事。

他很愛藏食物。

在恩友中心安置,雖然不是吃得非常好,但是三餐吃得飽足是沒問題的。而且也常常有善心人士會送來饅頭、麵包等乾糧來給大家當做點心。

儘管如此,阿龍卻老是愛藏食物。總是把麵包、饅頭甚至吃剩的肉類藏到枕頭邊。日子久了自會引來螞蟻跟蟑螂等害蟲。

他還很愛曬食物,老是把藏的東西拿到三樓陽台邊去曝曬。曬到變成乾,就拿米袋儲藏起來。

終於我有點看不過去了,找了時間跟他好好談了一下。我告訴在恩友中心不用怕沒東西吃啊,不要老是藏食物,會影響環境清潔的。

「不藏不行啊,如果有一天鬧飢荒怎麼辦?」他一本正經的跟我這樣說。

「我以前就是憨啊,沒有儲藏食物,所以好幾年都在餓肚子‧‧‧」

我有點茫然,看似正常的阿龍,其實已經因為流浪太久,挨餓太過,出現了精神分裂的狀態。

就像許多的街友一樣,每次都拼命吃拼命吃,吃到令人擔心他們撐壞肚子。

其實這已經不是肚子餓的問題,而是因飢餓所造成的恐懼之感,讓他們深怕吃完這一餐,下一餐不知道有沒有著落所造成的永遠不知道飽足的恐懼。

「我正在練一種武功,就是拼命吃,把食物存在胃裡,等沒東西吃的時候,在拿出來消化,就不怕挨餓了‧‧」阿龍發表著他的食物物語。

我站在他曬食物的旁邊,只是心疼著。

這個社會,還有多少人是活在吃不飽的恐懼之中呢?

他們是不是能夠找到恩友中心這裡來?

文/台南恩友劉奇峯助裡傳道

故事來源
台南恩友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