麗真姐妹的故事

【麗真】一個心臟動過刀,腦部受損造成失憶,且連空間感和方向感俱失的姐妹。

【麗真】一個心臟動過刀,腦部受損造成失憶,且連空間感和方向感俱失的姐妹。一場車禍讓她的手無法施力,連吃飯都無法拿筷子,只能用湯匙用餐的人。

高血壓和心臓的問題也讓她的身體更加難以承受。社會局轉介她來時,她是一個很沒有安全感的人。

連基本資料都沒告訴我們,戶籍地的資料,她告之是里長的住址。但透過查訪,發現其實她是自戶籍地的地址,被她大嫂趕出家門。

她結過婚的有兩個孩子,但多年沒有聯絡,對孩子的記憶是拼湊出來的;因為她的記憶喪失了!

或許對她的家人來說,她是個沉重的負擔,百病纏身,生活自理能力不佳,於是她成為被放棄的人。

在住在恩友中心的某天,她為了要關壁扇,撞到的旁邊的一幅畫,當天晚上被送到台南醫院急診,當天通報社會局,卻在兩天後,社會局負責她個案的社工告知:她失蹤了!

她失蹤的那幾天,所有的證件都有帶在身上。包括我給他教會的名片,我一直在等她打電話給我,卻始終盼不到她的電話。三天後她又出現了,正在奇美醫院。

當我趕到醫院時,我真的很害怕她連我都認不得了。開口的第一句話問她:「麗真,妳還記得我是誰嗎?」

她點了點頭,她說:「妳是助傳,我找妳找好久,但我找不到路回家。」

當時心裡一陣酸楚湧上心頭。有心疼,也高興,因為上帝幫我找到她。讓她回家了!

奇美醫院社工告訴我說,她身上的證件完全沒有在身上。但當她看到我時,才放心的把證件全部交給我。好讓我們為她辦理出院。

當時她身上包著尿布,而且尿布上有糞便的痕跡;我以為這幾天發生了些事情然後連大小便的能力都沒有了。但當她要出院時,馬上開口跟我說:「我很想上廁所。」我心想,他一定是忍很久了。

回來恩友那一夜,有請姐妹注意她有沒有大小便失禁的問題。發現並沒有,我才真正的放下心!更加心疼那時候她一個人在醫院時,對陌生環境的恐懼,對人的害怕到連上廁所的要求都不敢。

但願她的心在這裡可以真正的安歇,也希望她以後,不要再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文/永康恩友 助理傳道 鄧佳琪

 

故事來源
永康恩友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