艱苦人的故事

我怎麼捨得離開她

大同路的小巷道內,因為沒有電話,我們一直找不到邱阿姨的家。直到阿姨察覺門外有人在徘徊,出來望了望,才引領了我們進去。

失去

自從阿吉過世之後,他常常暗自落淚,阿吉告別式那天,他眼淚流個不停。

他一直說著:我真的捨不得,捨不得啊...

他是阿亮,住在中華西路的弟兄。

位置

阿榮很喜歡坐在中華恩友前面的這個位置。

如果有人搶先坐去,他就會靜靜候在一旁,等別人一起身,他就柔性的把位子搶回來。

他,只想有個家

中華恩友例假日的傍晚,我來探望大家。阿葵正獨自吃著只在假日供應的善心朋友提供的愛心便當。突然覺得他怎麼噙著淚水?

再見,富山

每次去社區打掃的時候,他因為身材壯碩,都穿不下教會的小背心。總留下特別醒目的身影。

他們喚他富山。

拭淚

我來中華恩友為阿吉禱告,他下星期一要轉送到安寧病房。

肝硬化,肝惡性腫瘤,肝癌末期。

他說等我一整天了,直到夜幕低垂才見到我的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