艱苦人的故事

第一次來到位於東區藏金閣附近的小巷弄內的時候,門沒有關,我們直接進了屋內。他斜躺在單人床上,想硬撐著身子想招呼我們,卻虛弱的不能。

詩人非馬的詩作:共傘。

他是明輝,中華恩友的廚師。

雨天的六線寬廣省道,從佳里恩友駛往台南恩友的路上,教會的休旅車滑過積水的柏油路面,飛濺起陣陣水花。小朱的手穩定握著方向盤,輕踩油門前行著。

他離開我們已經兩年了。
新一點的同工甚至沒有見過他。

他來的時候,全身髒汙,牽著破舊的單車,臉上沒有任何表情,眼睛總是看著遠方,迷濛濛的憂傷。

每次來到永康恩友中心看見妹妹(左邊這位),我都想到村上春樹的小說《IQ84》裡的一個名詞-空氣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