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集

每次去社區打掃的時候,他因為身材壯碩,都穿不下教會的小背心。總留下特別醒目的身影。

他們喚他富山。

他們叫他阿冊。是恩友中心安置在中華恩友的一個個案。

我來中華恩友為阿吉禱告,他下星期一要轉送到安寧病房。

肝硬化,肝惡性腫瘤,肝癌末期。

他說等我一整天了,直到夜幕低垂才見到我的到來。

最常捕捉到的,是他們靜坐著,沉思,發呆,懷想……的鏡頭。不管是對著電視,或者隔著玻璃門遙望車水馬龍的中華西路。

很多時候,電視已不是電視,街道亦非街道了。

進到阿公家的時候,我看著阿公低著頭,嘴角溢出口水,手掌套著類似怕嬰兒抓傷自己的手套,輪椅旁掛著尿袋。

他住在四合院區側邊的廂房裡,離海很遠的所在。沒有親人,但是擁有很多的愛,來自四周所有的老鄰居。

你,是不是有時候會有些遺憾。

我想起作家的一段話:夏天的夜晚,狹窄的床,輕微的汗味。說出口的話。沒說出口的心情。已經被遺忘的承諾。未能實現的希望。落空的憧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