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工的故事

台南市很多的區域停水兩天。阿凱利用這個時間到五樓清洗水塔。他不是默默在做,而是很開心的邊做邊講個不停。

在他住進來那夜,似乎鬆了口氣的說道:「我不知道多久沒有睡過床了……」

我已忘記是第幾個住進來的弟兄,對我說過相同的話。

寒冷的季節,晚上就寢之前,我的同工弟兄們特別喜歡跟我說說話。
他也跟我訴說著很久很久的事………

他告訴我一些事。

他是明輝,中華恩友的廚師。

雨天的六線寬廣省道,從佳里恩友駛往台南恩友的路上,教會的休旅車滑過積水的柏油路面,飛濺起陣陣水花。小朱的手穩定握著方向盤,輕踩油門前行著。

他離開我們已經兩年了。
新一點的同工甚至沒有見過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