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工的故事

那一日很晚,從高雄回到台南,輕輕走上二樓,聽見他在房裡說著話:「.....耶穌啊,我很笨不會祈禱,請祢保護恩友中心有人來捐錢,最近我們沒什麼經費,請祢不要讓台南恩友倒閉,我那麼老了,不要再讓我流

失去財產、婚姻。
曾經想自殺的他。
走進了恩友中心數年,
感受主的美好。

有天下午,
他靜靜坐在聖殿。

他出生在台北的艋舺。

他說他當過捆工,幹過工地粗工。還當過跑龍套的臨時演員。曾經是流氓,也當過無賴。長時間沉迷網咖。然後患有糖尿病。

您聽過女性流浪者的故事嗎?

「在恩友中心的日子,是她一輩子最開心的日子...」鄧助傳跟我提起這件事的時候,我看到她泛紅了的眼眶。

這個孩子,身高189公分,聲音尖細,動作非常遲緩。他叫做阿龍。他棲息在我們尚未關心到的一處地下道,有一天被人帶到台南恩友中心。他已經兩天沒有吃東西了。

中午時分,大家都在暫時休憩的時候,我走進廚房,他碩大的身子正半蹲著拿著鐵刷細細的刷著流理台的油漬。

「先去休息,下午再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