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工的故事

他來的時候,全身髒汙,牽著破舊的單車,臉上沒有任何表情,眼睛總是看著遠方,迷濛濛的憂傷。

每次來到永康恩友中心看見妹妹(左邊這位),我都想到村上春樹的小說《IQ84》裡的一個名詞-空氣蛹。

他第一次來到台南恩友的時候,剛好我們在發放麵包。低著頭,怯生生的。一直問隔壁的人能夠多拿一些嗎?下一餐要吃的。

他說他好幾天才能夠吃到一餐食物,永遠不知道下一餐在哪裡。

他是阿金。
當初社會局把他送進中華恩友中心安置的時候,他是個剛戒掉酒癮,罹患胃出血的孩子。

那天晚上,還沒下班的她,突然接到電話,癌症末期的媽媽已經從老家屏東送到成大醫院急診室了。她紅著眼眶卻堅強地告別我們離去。我們不捨著嬌小柔弱的她,卻得承受著麼大的憂傷。

今年60來歲的「顏伯」是台北恩友的廚師同工,他總在中午供餐完畢後,利用午休時間,一個人在外頭找個安靜的角落看「小說」。

那一日很晚,從高雄回到台南,輕輕走上二樓,聽見他在房裡說著話:「.....耶穌啊,我很笨不會祈禱,請祢保護恩友中心有人來捐錢,最近我們沒什麼經費,請祢不要讓台南恩友倒閉,我那麼老了,不要再讓我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