艱苦人的故事

夢的終點

孤獨的燈泡透析出暈黃的光線,斗室內是暗淡模糊的氛圍,像夢境中一般。阿源就住在這矮房裡。那張床他不是獨自擁有,是阿福勉強挪出二分之一的空間給他的。

他住在鋼筋,鋁條交錯的巷道裡,狹窄的紅磚路面斑駁脫落,走進去,如同走在夾縫裡。

情與義

這是一個小故事,非關風月,無關情愛。
在小小的斗室裡,她習慣性的低著頭,娓娓訴說著,輕輕說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