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刊

小琳因生產時缺氧造成腦性麻痺及重度多重障礙,她不會說話,也沒辦法自己吃飯,仰賴媽媽照顧三十二年,僅能從鼻胃管餵食。 媽媽阿美姊和照護員都說,自從來到教會後,小琳以前像小孩子長久不發育的身形卻看得出漸漸在成長…
這天下午有人奉獻便當,剛好牧師也去板橋的麵包店載愛心麵包回來,我們到車站去發送時,一位大姊急忙跑來說:「能不能給我兩個麵包,能不能給我兩個麵包呢?」
有鑑於食物供應鏈中諸多浪費,欲尋求方式供應弱勢家庭生活所需,我曾拜訪幾個食物銀行機構;令人失望的是,這些機構大多為中介,沒有在第一線接觸及服務貧窮人家。
同工們帶著愛心物資探望余阿嬤,我們一見到余阿嬤,她拄著四腳助行器,臉上充滿愁容憂悶,告訴我們她煮了稀飯但吃不下、全身是病痛,唯一住在一起的孫子已成年上班跟阿嬤少有互動,余阿嬤心裡孤單。
2020年最後一天,我們收到紀弟兄的求助而來探望他,3歲即罹患小兒痲痺的他殘而不廢,曾作照護員養活自己,後來因遺傳性糖尿病愈來愈嚴重,進而有高血壓、中風、罹患癌症…,臉部開刀,下巴的肉是從大腿挖出填補的,口水會不時從缺口流下…
近七十歲的阿貴姐因精神狀態不佳,被家人拋棄,以帆布車庫為屋,靠著各方接濟有一頓沒一頓地維生…
六年前,一場兄弟爭產的衝突中,阿○在惱怒的衝動下將唯一的弟弟砍成重傷,於是在牢裡待了五年六個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