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清河-金盆洗手 為弱勢做羹湯

我實際年齡六十九歲,以前的我總認為錢不是錢,要就有了

「我實際年齡六十九歲,以前的我總認為錢不是錢,要就有了;死過一回來到恩友中心,四年半間,看到這麼多被社會遺棄的人仍被真心接納,我也在此重生;今年的我四歲半。」──郭清河

六十九歲的郭清河曾是四、五十年代台灣最大合板木業林商號家族的女婿,掌管五百多人大企業的董事長,妻子嫁妝在外人眼中三代也花不完,卻因沉迷六合彩而散盡家財,被家人掃地出門,從光鮮亮麗淪為過街老鼠,上吊自殺卻又求死不得,這是他不堪回首的上半場人生。

如今的郭清河擔任南港恩友中心幹事,以教會為「家」,負責廚房內場工作;從完全沒進過廚房,學著拿起鍋鏟,運送食材、安排菜色,到替這裡收容老殘、重障的社會邊緣人掌廚,料理午晚兩餐,並用過來人的經驗苦勸正迷失在放蕩路上的人們。

富貴人生 毀於貪賭

走過大起大落的人生路,郭清河回憶,婚前從事進口油品生意,原本就出手闊綽,賺多少花多少,與前妻結婚時,女方光嫁妝就有四棟房子加數千萬元,人人稱羨娶到「搖錢樹」,他更直接到丈人的建設公司當董事長;卻不知,無止盡的權力與慾望已悄悄腐蝕心智。

「總歸一個『貪』字害了自己。」他說,當時碰上六合彩盛行,他從簽一百中五百萬元初嚐甜頭,簽賭金額越來越大,「一心想要比老丈人還要有錢」,贏了錢就夜夜笙歌、花天酒地,沒錢再繼續簽六合彩,每注出手從幾萬到數十萬元,一天輸贏也高達上百萬元,儘管幸運之神曾數度眷顧,累積中獎三千萬元,但最後結局只是輸更慘,並賠上了事業及家庭。

妻子訴離 悔不當初

「以前吃定太太娘家是有錢人,為了面子不會離婚,輸錢也無所謂,了不起再回家還是有工作。」郭清河悔不當初地說,荒誕行徑終讓人忍無可忍。他某日回家,拿鑰匙開門時,驚覺家中門鎖全換新的,這才知道,妻子已訴請離婚,斷絕往來,他也沒臉再找家人。

一無所有的他,公部門的社會救助管道幫不上忙,輾轉來到南港恩友中心獲得收留,「當全世界都唾棄你時,只有這裡永遠敞開大門」,他感恩說道。

褪去浮華 奉獻重生

他看著素昧平生的傳道者,用愛佈施,自己都不知道下一餐在哪,仍默默照亮著社會看不到的角落,撫慰著每個正受磨難的靈魂;對照過去身旁非富即貴的朋友,每每看他一擲千金,只會說「消遣一下沒關係」。他大徹大悟,也看清楚人生下半場該走什麼樣的路。

「以前的日子是放蕩的享受,現在則是簡單的富裕。」褪去一身浮華虛榮的郭清河,指著身上的衣褲,「這褲子才一百多元、鞋子還是人家不要的」;他說,「現在一個月幾千元都花不完,還能幫助人,終於體會到充實的滋味。」

郭清河也因患有糖尿病,曾五度在教會突然昏倒,送醫被救起,在他眼中「早不知死過多少回」。儘管每天烹調著各界捐贈的糧食蔬果,他能吃的不多,因為「山珍海味都是負擔」;「我只希望用僅存的時間盡可能的奉獻,直到上帝覺得可以休息的時候」,這也是重生後的郭清河,唯一的心願。

媒體出處

自由時報 (2013年 5月 19日)

已移除图像。

已移除图像。

已移除图像。

轉載位置

http://news.ltn.com.tw/news/local/paper/680587

故事來源
南港恩友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