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集

台南市很多的區域停水兩天。阿凱利用這個時間到五樓清洗水塔。他不是默默在做,而是很開心的邊做邊講個不停。

台北恩友中心 因為位處都會區緊鄰北車,每天午、晚前來用餐的兄姊好朋友人數較多,所以白米食材的用量會比較大,感謝許多兄姊好朋友常常捐贈白米給台北恩友中心,這當中有 李騰恩弟兄每月初固定

在他住進來那夜,似乎鬆了口氣的說道:「我不知道多久沒有睡過床了……」

我已忘記是第幾個住進來的弟兄,對我說過相同的話。

週末一早,我們來到我們所關心的盧姐妹的家,就看到她的女兒們已著好裝,要出發去擺攤了。

孤獨的燈泡透析出暈黃的光線,斗室內是暗淡模糊的氛圍,像夢境中一般。阿源就住在這矮房裡。那張床他不是獨自擁有,是阿福勉強挪出二分之一的空間給他的。

他住在鋼筋,鋁條交錯的巷道裡,狹窄的紅磚路面斑駁脫落,走進去,如同走在夾縫裡。

這是一個小故事,非關風月,無關情愛。
在小小的斗室裡,她習慣性的低著頭,娓娓訴說著,輕輕說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