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工的故事

中國五四運動時,有一位女性主義作家叫凌叔華,在當時中國保守年代裡,寫了許多以女性觀點出發的情愛小說,闡述根深蒂固的愛情思想如何存在歷代家族中,不論家道中落或其他因素,女人就算再有夢想與才氣,仍免

「我的家庭環境 過去其實很不錯,只是沒有信仰,受了迷惑,家道中落,我連教職都丟了,差點連貞操都沒了。」

「你無法想像一個全校不到 300名學生的國中,有一半以上,生活離不開『菸、酒、檳榔』吧?!」陳老師在花蓮某鄉鎮一所國中代課屆滿一年,她發現當地學生家庭大部分都是原住民與客家人,80%都是「隔代教

他說話速度很快,每聽完一段話後,字裡間偶爾會糊在一起,有時我聽不懂,都會說:「阿成,你講慢點,太快我聽不懂啦!」

藝人甄莉投資火鍋店雖有13年經驗,但私底下卻號召藝人朋友,默默捐米給恩友,至今已超過2年,且每年都會捐贈超過240包12公斤裝的米。

心中一直有個小小的聲音催促著我:「關心街友,在別人的需要上看見自已的責任」,記得常常在夜市看到有些行動不便的人,拖著盆子延路的行討著零錢,或在路邊看到一些婦女們穿梭在馬上叫賣著玉蘭花、無家可歸的

中華日報記者鄭佳佳/台南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