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髮就是一輩子

他說他們本是鄰居,她的母親去世之前把女兒託付給他,他不假思索地就答應了。娶了她

第一次去探訪他們夫妻那天,外頭天氣陰鬱,屋內濕氣很重,地板是歲月侵蝕造成的斑駁。屋內分成兩個部分,客廳與臥室共用,廚房與浴室共在一邊。狹長老舊的平房。

想著出發前看過的資料,先生五十多歲,太太四十多(中度智能不足)。原本以為又將面對愁苦的沉重氛圍的,卻發覺先生很樂觀很健談,太太也喜歡笑,氣氛很輕鬆。

他說他們本是鄰居,她的母親去世之前把女兒託付給他,他不假思索地就答應了。娶了她,照顧她,沒有怨嘆過。

他原本也沒讀過什麼書,所以年輕的時候常常到外地建築工地工作,扛水泥,綁鋼筋什麼的。

娶了她之後,為了照顧她,也不放心放她獨自一個人在家哩,所以只能就近到處打零工。常常也帶著妻子一同到工地去上工。

「我工作的時候,都叫她一旁自己玩沙...」先生幽默的說道。

這不是網路的戲謔用語,他真的是叫妻子一邊玩沙,妻子也玩得不亦樂乎。中午休息時間,兩夫妻才共食一個冷掉的便當。

年紀漸長,他的體力漸漸衰退,加上長期勞力付出造成的腰傷,工作機會逐漸變少,只能偶而去街頭發發傳單,到果園幫人採採水果,甚或撿撿資源回收什麼的。收入不甚穩定。

我問了一個笨問題,怎麼沒有想過生個小孩,他爽朗的笑了:「照顧這個大女孩已經很辛苦,哪有心力再多來幾個小的。」他邊說邊憐愛的看著旁邊依然笑著的妻子。

談笑間,他們已經吃完我們因著中午用餐時間替他們準備的便當,很認真地吃完,才知道這是他們今天的第一餐。我有些心疼,他們談笑風生著。

有一種愛,從開始就無所謂後悔。
不管是因著悲憫,承諾,或者責任。
就是要照顧對方一輩子。
不管容貌,不管聰明或者痴傻。
那怕付出一生的青春,也是此生最甜蜜的負擔。

告辭離去,告訴他們以後會固定幫他們送來米糧菜蔬,他們笑著,如已經露出臉的太陽一般燦爛。我突然想起年少時聽過的歌:我愛你,結髮就是一輩子...

這是佳里恩友中心在西港地區的關懷戶。我們總是搜尋著在這城市裡,隱藏著的一戶又一戶需要幫助的人們,送上的,是你們每個善心朋友給予的愛...

 

故事來源
台南恩友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