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源的粗工悲歌

阿源,是一位大半輩子在工地做粗工的人,因為從鷹架上摔下來,膝蓋跟腳踝骨折,變成了這副模樣。

第一次去探訪阿源的時候,約在某家蛋糕店的門口。當時他拄著一根隨便撿來的鋼筋作拐杖,好不容易穿過風雨來到店門口。

阿源,是一位大半輩子在工地做粗工的人,因為從鷹架上摔下來,膝蓋跟腳踝骨折,變成了這副模樣。

沒有勞健保,工頭一直避不見面,去過幾次醫院,之後因為負擔不起,只能花點小錢去國術館裹藥。

所謂的粗工,就是在建築工地做些苦力的工作,綁鋼筋、扛水泥、釘板模,以及一切需要付出重大體力的工作。

不要以為肯做就有得做,現在的景氣,再粗重的工作也一堆人搶著做。所以你得跟包工熟悉,跟工頭套交情,要能忍受被剝削的無奈(日薪1350,包工抽350,你還為他準備一整天抽的煙、吃的檳榔跟喝的保力達);另外,當你偶爾收工,你的工頭要去海產攤喝個小酒,你還得識相地跟著去付帳。

這些開銷扣一扣,你說要能賺甚麼錢,其實很困難吧。

不僅如此,看天吃飯是粗工工作的特性,下雨天沒工作,你就只能回家吃自己;工頭夫妻吵架,會直接趕你回家。有時後包工欠債落跑,你也只能摸摸鼻子自認倒楣。然後沒有勞保健保,受了傷自己去藥房買個藥擦一擦。

也許您無法想像,覺得月領22k就已經很淒慘了,但阿源就是在這種夾縫中努力求生的人,活生生地存在著。

只是,這一次他運氣不夠好,摔得太重,暫時無法再工作了。


在蛋糕店前跟他聊了一會兒,告訴他可以每天幫他送便當,也可以開「恩友卡」讓他去義診醫院治療。

他點點頭,不住地感謝著。

同工替他買了一瓶飲料讓他解渴,我有點在意地看著桌上放著的香菸,阿源彷彿看穿了我的心思,輕聲告訴我:「不抽了,連吃飯錢都沒了,哪還有錢買菸。」

他把菸揉一揉,扔進了一邊的垃圾桶。

我終於明白一件事,越生活在越底層的人們,總是被欺壓被剝削得越嚴重,而且越沒有人關心他們,越沒有人替他們發聲。

只希望恩友中心這每天兩餐的便當,能讓他知道社會還有一絲絲的愛跟他們同在。

我們告別離去,阿源披著雨衣,躑躅在風雨中。

而事實上,阿源的粗工生活也正是許多中年以上街友的真實寫照。至少這是我們在台南服務所看到的。


文/台南恩友中心劉奇峯幹事

故事來源
台南恩友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