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窗心事

兩人膝下無子女,卻也幸福過一生,直到阿公幾年前過世,留下阿嬤獨居著.

我們在阿嬤家外頭按了很久的門鈴,一直不見阿嬤來開門,打了她的手機有接通,卻聽不清楚在說些什麼。

我們耐心等著,良久,阿嬤開了門。

「拍謝,哇中風阿...」阿嬤吃力地說著。看著阿嬤歪斜的嘴,左手半握著無法張開,我們很難過。只不過一個月未見,阿嬤歷經中風,鄰居幫忙送醫就診,然後回家休養。

獨居的阿嬤.......

陪她聊著,天色漸暗,我們想替她開燈,她搖著頭,直說還看得見,不要浪費電。她沒有電視,還是說不要浪費電。

問她平常怎麼打發時間,她幽幽說著:「有時睏,有時發呆,有時準..想溫死去的ㄤ..」就站在這個窗前想。

阿嬤說他們是媒人介紹的,新婚之夜才第一次見到自己老公。

「第一次見到伊,內心就想怎麼有這麼醜的男人?」阿嬤笑著。

可是這個很醜的ㄤ,就這麼疼惜自己一輩子。古意老實,書讀不多,每天很努力去果園打零工,努力幹活養老婆。有一些閒錢,還會買明星花露水給阿嬤用。

兩人膝下無子女,卻也幸福過一生,直到阿公幾年前過世,留下阿嬤獨居著.......

阿嬤說著與先生的過去,臉上是幸福的。

我想起以前愛聽的溫金龍的二胡《後窗心事》,描寫著古老沒有自由戀愛的社會,憑著媒妁之言就訂下一輩子的誓約,每個女生在出嫁前都只能在後窗幻想著自己未來老公的長相,幽幽怨怨的,卻也夾雜著一絲綺麗的甜蜜。

然後就這麼結了婚,心甘情願過一輩子...

我們在阿嬤家停留了半個多小時,只是想多陪陪她,直到不得不離去。

我的同工問我:「我們可不可以以後不要一個月只來一次?」

我點點頭:好啊。

多來幾次陪陪阿嬤,不想她只能在窗口依靠回憶活下去。
這是恩友中心更該做的。

 

故事來源
台南恩友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