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人跟他的手錶

時間是一條長河,人類學會利用計時器來間隔歲月的河流。

時間是一條長河,人類學會利用計時器來間隔歲月的河流。
手錶是計時器的一種。

漂泊的旅人卻是失去計時器的人。

在城市與城市之間移動,他們失去了對時間的感觸。天黑了就找個地方歇息,太陽出來了又起身漂流。因為失去了人生的目標,跟著也失去了對時間的擁有感。

有些旅人把手錶換成了盤纏,SEIKO 或 Citi zen麼的。夜市99元的壞了就沒有餘錢換新的。

時間對他們失去了區隔的意義。

阿海也是個旅人。長期住在東豐地下道裡。他也沒有手錶。

有一天他跟我說沒有手錶是件很可怕的事情。半夜裡醒來,不知道現在是幾點,不知道還能睡多久。於是一直醒來,總沒個安穩。

早上天一露白,也不知道幾點了,又不敢放心的睡,怕耽誤了打零工上工的時間。

傍晚時候明明感覺還早,來到台南恩友卻已經用餐完畢,大家都離開了。他說他有一天遲早會因為沒有手錶變成精神病。

於是有一天,一個善心朋友給了我們一箱東西,裡面剛好有一支手錶,我們就給了阿海。他很高興的戴上,告訴我,現在不像街友了。

朋友告訴我,監獄也沒有計時器,都是依著哨音作息。

他說失去了對時間的感受,永遠不讓你準備好,才是最難受的懲罰。

關於旅人與手錶,寫下這些。

 

故事來源
台南恩友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