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願意陪妳

沒有人會送妳走,這裡是妳永遠的家…

14歲那年,她不過是個青澀的小女孩,住在民風純樸的小漁村。

那日放學後的小徑上,同村的無賴男侵犯了她。她的世界從此變了樣。父母跟對方索取了一筆遮羞費,竟把寶貝女兒嫁給了那個無賴。

即使她吞下淚滴與委屈,就此過個平淡生活,但是那筆遮羞費,卻讓她陷入無盡的黑暗中。

公婆嫌她拖累了這個家,動輒對她又打又罵,不爭氣的無賴老公鎮日閒蕩酗酒,回到家依舊暴力相向。

終於有一天,她逃離了家鄉,逃離那個與無止境的黑暗之家,逃到繁華的台北大稻埕。

一個年輕無知的女孩在忙繁華世界中能夠如何?

她開始被黑道控制在風塵之中。在哭泣與折磨之中,她被折磨去了青春,被消耗盡了憧憬,一個痛苦的10年...

後來她不再受控制,自己卻不願脫離風塵,每每受盡一日的屈辱後,學會用酒精麻醉自己,日復一日,每天在麻痺裡。以為自己能夠不再想起那些不想記住的記憶,只是酒退夢醒,痛苦仍無止境。

後來她老了,年紀自動把她逐出風塵。不喝酒了,不抽菸了,她只想有個家,只想好好活下去。她邊流浪邊找工作,什麼工作都肯做,打掃.洗碗.發傳單….

只要不挨餓,她連臭水溝都肯清理。

有一天,,為了找工作摔斷了腳踝,昏倒在路邊。好心的路人報了警,警察也通知了有關單位。她被送進短期的療養院,幾番輾轉,她被送來恩友在永康辦的婦女之家。

她很珍惜這個地方,即使跛著腿,每天都努力找事情幫助教會,拖地,洗菜掃廁所。大家要她不用這樣,好好把身體養好就好,她只是微笑著。

一天又過去一天,有一天她半夜起來整理,旁邊的人問她怎了?

她輕輕說道:「明天就滿3個月了,我該準備離開了.」

原來之前收容她的機構,都是短期性質,最多3個月就得離開,她以為這間教會也會送她走。

那個非常愛哭的女傳道,流著眼淚聽她說完自己的故事,含著淚水告訴她:「沒有人會送妳走,這裡是妳永遠的家….」說完,兩個女生抱頭痛哭。

她在那一天受洗了,因為傳道告訴她:「天父永遠不會放棄妳…」
那一天,她一直流淚,感動的淚水
那一天,我們找回了曾經迷失的羔羊……

 

 

故事來源
永康恩友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