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集

這條路

七百多個日子,他總是從住處緩慢地走到恩友中心,五十多公尺的路程其實不算遠,但是對於中過風,必須靠助行器才能勉強行走的他,卻是一條不易走的道路。
 

大嬸,請您慢慢來

那一日傍晚,她為了趕來台南恩友用餐,闖過已然落下的鐵路平交道衝了過來。
很多人跑來告訴我,這樣太危險了。

我安撫著她,卻沒有苛責她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