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刊

按了電鈴,在門外那頭喊著:「鄭伯伯,您在家嗎?」進了擁擠及非常悶熱的屋內,只留一盞微弱的日光燈及蒼白病容和歡迎我的絕望聲音… 鄭伯伯要我自行開門,自行找個椅子坐,但說真的連站的空間都不足…屋內空氣中是飄著廚餘味及尿騷味…進了大門後才知,原來伯伯行動如此不便。
最近來了好幾位可愛的小孩,都是來自不同家庭。其中小旋生長在單親家庭也沒有兄弟姊妹,在這裡有了同伴,一起玩耍、一起學習。 有趣的是她們都好喜歡洗碗,也愛跟著大人唱詩歌,真希望她們能一直這樣天真可愛,在神的家中健康長大!
10個月前,上帝把她帶到我們當中,從那麼遠的台北來到陌生的台南,沒有熟人,沒有朋友,只有怨恨和被拋棄的傷痛……她在我們最需要廚房同工時來到!「妳會煮飯嗎?」我們試著問 「我尚愛煮,這甘單啦!」她輕鬆地笑著回答。
台南市很多的區域停水兩天。阿凱利用這個時間到五樓清洗水塔。他不是默默在做,而是很開心的邊做邊講個不停。服了五年的刑,加上兩年強制就醫,璀璨的人生,就這樣蹉跎了。他說在醫院強制就醫的那段時間尤其難受,除了看診的時候跟醫師有對話,他總是獨自面對蒼白的孤單。
民國十五年出生的甘伯伯,因為一個人住,白天會騎機車來與我們聚會。常問我們:「想吃什麼?」我們說:「不要破費了,你來我們就很高興了!」他笑咪咪地想起什麼似的說:「甜柿好嗎?」我們再次婉拒並謝謝他。
曾經面臨生意失敗的劉弟兄,接受恩友中心的幫助,一家四口靠著福貧物資,度過那段青黃不接的艱困日子…後來找到合適的工作,感念恩友中心的協助,劉弟兄常在休假時來當志工,有時帶些食材來,與弟兄姊妹分享。這天,他帶來了幾袋白帶魚....
我去的那天,下雨了,他仍待在外面。 他寄人籬下,不能邀我進去,他說他快被人家趕走了,只是人家沒有正面說……。 他指著自己的襯衫,告訴我不是不換,是其他衣物被人無意間丟掉,現在只剩兩件。「不能申訴,不能有脾氣,會沒地方去……。」又叨叨絮絮許多無奈和懷念那未聯絡的女兒。世界上心酸和未解的事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