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刊

我去的那天,下雨了,他仍待在外面。 他寄人籬下,不能邀我進去,他說他快被人家趕走了,只是人家沒有正面說……。 他指著自己的襯衫,告訴我不是不換,是其他衣物被人無意間丟掉,現在只剩兩件。「不能申訴,不能有脾氣,會沒地方去……。」又叨叨絮絮許多無奈和懷念那未聯絡的女兒。世界上心酸和未解的事很多。
每天牽著手來台南恩友用餐的老夫老妻。阿公96歲,阿嬤81歲。阿公有點失智,有些重聽。阿嬤呵護著阿公,不時要牽牽他的手,替他拭去嘴角的飯粒,幫他裝熱湯。
kitty第一次過生日。 原本我們只想買個小小的蛋糕讓她高興一下的。 承蒙蘇敏雄先生聽到這個消息,立刻請人送來大蛋糕一個,小岩燒蛋糕10個,餅乾一批。原本我們只想買個小小的蛋糕讓她高興一下的。 承蒙蘇敏雄先生聽到這個消息,立刻請人送來大蛋糕一個,小岩燒蛋糕10個,餅乾一批 ......
對一般小康之家而言, 只需要家庭收入的一小部分, 即能讓孩子發揮興趣,築造夢想。 但對於台灣底層的弱勢家庭來說, 每一塊錢收入, 都是為了累積材米油鹽費用和房屋租金, 在這家庭中的孩子, 是否只求能夠在體制教育中順利就學? 生長在貧困家庭中的孩子能夠築夢嗎......
靠著一點社福補助獨自生活的許阿姨,感動於我們的事工,一直想要捐錢給我們,但是因為經濟不甚富裕,自己覺得有些遺憾… 後來,她利用空閒的時間,每天出去撿資源回收。兩個月後,存足了500元,今天用紅包包好送來,她慈祥地說:一點點心意,你們做得很棒…
我們去發送愛心物資。 單親,洗腎的媽媽, 低著頭做著塑膠代工。 那是一種 會讓手指疼痛的塑膠製品。 她甘之如飴。 她說每做一個, 小朋友就可以 多些錢吃早餐。 媽媽的愛, 從來都是那麼地偉大。
門,本該堅固的作為家的第一道防線的。 阿伯家的門,卻因為貧困,只能用木板,棉被塞住縫隙。 擋風,或者擋雨,更或者,只是勉強捍衛著屬於強大自尊底下的隱私。 感謝主,使用恩友成為福貧 的門扇, 歡迎您走進來領受, 也從這裡, 讓我們帶著上帝的恩典出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