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手若有行善的力量,不可推辭,就當向那應得的人施行。

(箴言三:27)

失去

2016 1008

自從阿吉過世之後,他常常暗自落淚,阿吉告別式那天,他眼淚流個不停。

他一直說著:我真的捨不得,捨不得啊...

他是阿亮,住在中華西路的弟兄。

阿亮出生在不錯的家庭,家中開的是女裝成衣工廠,生活還算不錯。直到父母親過世,兄弟姊妹們無意繼承家業,成衣工廠吹出了熄燈號。

阿亮分了家產,找了份工作,不久之後結了婚。原以為自己從此可以與妻子白首一世情的。

卻不料出了意外。

結婚剛滿周年不久,妻子騎著單車說要到市場買菜。卻在半路發生車禍,從此沒有再回家....

「伊臨終的時候交代我,人家賠償的錢拿去再娶一個老婆,才有人照顧我...」妻子心疼地握緊阿亮的手,然後鬆開..

鬆開了的手,也鬆開了不到一年的恩愛。

阿亮沒有用妻子的賠償金去再婚,卻拿去跟朋友投資風浪板的生意,因為沒有經驗賠光。

而後找了許多工作,風管工人,工地板模工,大樓警衛,不斷的換著老闆,總是一事無成。

而後交友不慎,做了一些不好的勾當,監獄進進出出數回,白白浪費了十數年的光陰。

出獄後的他,一開始有去工作,後來因為患了心血管疾病無力負荷而失業。

幸虧一位從小一起長大的朋友把他接到家裡同住,照顧他的生活,帶他去看醫生,生命總算有了一處依靠的所在。

只是朋友雖然有情有義,但是朋友的老婆卻常常對他酸言酸語,老夫妻常常為了阿亮吵架甚至大打出手。

阿亮知道是自己開離開的時候了,某個清晨,默默收拾好行李,悄聲離去。幾番風雨漂泊,他來到了中華恩友安置。

有了家的他,很安穩的生活,也非常照顧其他的人。因為睡在阿吉的旁邊,對肝癌末期的阿吉極其疼惜,照顧阿吉的起居,帶他去散步,陪他去醫院回診,有如親人一般對待阿吉。

阿吉要轉送安寧病房前,他一直希望我們留下阿吉,他說他願意不眠不休的照顧阿吉。他說去了安寧病房,阿吉就更孤苦無依了。

阿吉過世之後,他幾乎夜夜難以成眠,飯也吃不下,常常坐在角落掉眼淚。

也託幹事找我過去陪他說說話。他說他覺得自己好像得了憂鬱症。他說他的生命中一直失去親愛的家人。

我想我懂,在生命的過程中,我們常常會失去,每一個失去,都會留下許多的失落。

失去很痛,尤其是對阿亮這類在不安穩中生活著的朋友,每一個失去,都是他們生活中難以承受的沉重啊。

阿亮,加油,日子還是要過下去,好好的過下去...

 

列印Email

Offers and bonuses by SkyBet at BettingY 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