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貧窮的人有福了,因為 神的國是你們的!

路加福音 六:20

躑躅

2014 0210
命運像一章跳動的音符

有歡樂 有悲傷 有失落和希望
生命像海浪 從黃昏到天亮
有漲潮 有落潮 消失在海灘

但為了什麼 生命如此憂傷
只有徘徊 漫長人生 漫長人生

〈躑躅 --- 紅螞蟻合唱團〉

他總是背著深灰色的小背包,獨走在台南城的街道上。餓了,就走回台南恩友來吃飯。

有時候走太遠了,回不來,就無所謂的餓一餐。
他說,餓一餐不會死掉,每天有吃到一餐,就可以活下去。

以前有個溫暖的家,很窮,但是妻子跟著他粗茶淡飯生活很滿足。
後來妻子死了,他開始流落他鄉,默默地活下去。

「沒有小孩嗎?」我曾問他

他只是用台語淡淡回我:「了然。」
然後開始不言不語吃著飯。

旅人的心事不容他人輕易刺探,他不願意說,我們就不該追問,那是一個潛規則。

寒流來襲之前,我給了他一些衣服,他只選了這件外套,還有襯衫,他說一個流浪的人,不該有太多累贅。
就像逃難一樣。

一天過一天,我們發覺他身體變差了,背也開始駝了。
走路變慢,端著飯碗的手開始會輕微的顫抖。

想帶他去看醫生,他回答我:「老,不是一種病。」

對於人生已經經歷太多的旅人,說出的話語總似看透人生的警語。
每每看著他吃完飯佝僂的身子躑躅在夜色中,我總有一絲黯然。

曾經有位朋友在東豐地下道探視一番之後來到台南恩友,他告訴我他會去建議市長,看有沒有辦法讓台南變成一個沒有遊民,沒有流浪者的快樂城市。

我沒有回答些什麼。只是想著,城市的快樂與否,不該怪罪在這些最底層的生存者身上。

沒有人願意流浪,但是這個政府給了人民什麼?

有些流浪者會重新投入社會,卻有太多旅人,必須一天過一天漂泊,他們老了,老的無法扛起重新站起的重擔。

躑躅在人生的路上,為什麼人生會如此憂傷。

 

文/劉奇峯  2014-0210

 

紅螞蟻合唱團 / 躑躅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MFR1ClQslNI

列印Email

Offers and bonuses by SkyBet at BettingY 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