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落微聲

游先生才37歲,因為遺傳性糖尿病,視力逐漸退化

在東區大廈八樓頂樓加蓋的雅房裡,我們地一次見到了游先生。這是我們與回社慈善會合作的第二個個案。

我們在樓下打電話給他,因為進不去大廈,八樓加蓋的雅房沒有自動開門的設備,他親自下樓來帶我們。電梯到七樓,然後在走樓梯上八樓。

通過狹窄的通路,兩邊是一間間加蓋的小雅房,屬一屬竟有5.6間。每一間雅房,房租是三千元。游先生才37歲,因為遺傳性糖尿病,視力逐漸退化。

原本在高雄擔任建築土水,今年三月因病變視力模糊而無法再工作才返回台南,積蓄用罄,生活陷入艱困之中。從七樓走上來的時候,他微微喘著,也必須摸著牆才能順利前行。

幫他把食物擺好,他指著角落的新的小電鍋以及電茶壺,告訴我是回社的盧先生先前剛送過來的。
輕聲細語著,語氣充滿了感激。

陪他聊了一下,他一再強調自己還年輕,很想要有一份工作養活自己,不願意太早就依賴補助活著。

「我很想有份工作,可是這種身體,這種視力,我不知道自己還能做些什麼..」他有些無奈地嘆著氣。

他的父母早年離異,母親改嫁未再有聯絡,父親也早已過世。唯一的姊姊在餐廳當服務生,還要撫養小孩,對他也是愛莫能助。狹窄的空間裡,瀰漫著淡淡的憂愁氛圍,我們想努力驅走,卻是不能。

看著他這麼孤單辛苦的生活,我們是心疼的。
反而他安慰著我,說他會努力活下去,我瞬間鼻酸。
問他還缺什麼,我回去跟盧先生好好商量。

「我想要工作,不響太麻煩人..」他彷彿喃喃自語地說著。

這一刻,我看到了一個很想好好依靠自己活下去的男子...

在城市不易被察覺的小空間裡,輕輕發聲著..

 

故事來源
台南恩友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