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友的避風港 恩友中心 曾明芬傳道訪談

媒體出處
角落微光-2016年4月27日
恩友中心 曾明芬傳道訪談

日期:2016/02/05
地點:台中恩友中心
受訪者:曾明芬傳道

十年前我得到重度憂鬱症,當時完全無法工作,家人也要求我好好生活、回歸職場。
當時的我根本甚麼都無法面對。我只好每天祈禱,也感謝主讓我有一段好好放空、遊蕩的時間,後來我漸漸康復,才能夠好好處理工作與自己的生活。

我相信每個人都有需要放空、喘息的時間,每個人需要的日程長短不一,我可以理解就像當時的我一樣,所以我們願意陪伴、等待他們心情康復的那一天。

Q1:請問傳道在恩友中心服務多久了?請問讓您持續在此服務的主要動力為何?
A1:在恩友系統內以傳道身分服事兩年,但在這之前,也在進行相關的服務,以義工身分也是服務兩年。
因為我過去也並非進行服務類的工作,在中年轉職過程中面臨許多衝擊,當時我發現許多工作場所跟工作時間都沒有穩定的休假制度,無法讓我安心上教會。自己當時也面臨到青黃不接,非常需要幫助,正好發現淡水恩友中心。每天無條件供應兩餐,而且在餐前都有宗教聚會,讓我得到了工作、得到心靈的安慰,也得到了一個家,獲得很多的關懷與照顧。

後來我自己的狀況漸漸好轉,我開了一家滷味店,我非常想要回饋恩友中心,因此供應了許多食材給恩友中心。得到  神的幫助以及恩友的長老的關懷,讓我對恩友非常感恩。後來當我決定要結束營業,正好恩友中心也要聘請一位傳道,就這麼巧合地在恩友中心成為了全職的傳道人。


Q2:請簡單說明恩友中心主要的服務工作內容?服務經費來源?有接受政府補助嗎?每年政府可提供多少補助經費?(佔經費來源比例)
A2:全省恩友服務工作項目大致相同,供餐(每天兩餐熱食)、符合條件者的收容安置、愛心義診聯盟、貧弱家庭的民生物資補給站。

這過程中希望透過主的愛來進行關懷,進而讓這些家庭可以自立、逐漸靠自己的力量站起來。經費來自愛心個人、企業團體,透過臉書或者活動,對我們有接觸之後,受到感動進而奉獻。以台中而例,有一家藥業公司,他們連續十年來不間斷支持我們。政府補助相當微薄,以台中市社會局為例,每年是十萬元讓我們使用,並須以各項單據核銷。因此我們便以供餐或者看診、剪髮….. 來核銷使用,不過這的確佔我們每年所需非常小的一部分支出。


Q3:目前恩友中心服務的街友人數?低收貧寒戶數?近幾年來服務街友人數的流動變化?
A3:街友的用餐人數約有 80-100人次,低收貧寒戶我們服務的有 300戶進行每月的聯合扶貧大會的幫忙,進行物資的發放等等。低收貧寒戶的審核須由區公所取得名單,是確定符合低收入戶的資格,配合身分資料跟我們辦理。如果以上資料取得不易,我們會親自進行家訪,了解真實的需求狀況,我們也會接納該戶成為我們的近貧戶資格。

以街友的物資發放部分因為他們沒有住所,我們會視該月我們的物資,進行罐頭、麵包或者衣物、睡袋等的發放。但因為民生用品最近有人有轉賣的情況,所以近期我們還是以食物發放為主。

Q4:據您的經驗,可以和我們談談大部份街友會成為街友的原因?
A:以台中我所接觸的部分而言,事業變故、家庭或感情的變故,也有更多原因是來自個人因素導致的。很多人心理狀況過不去,例如過去可能是成功的老闆,也有高知識份子,回到職場其實不是難事;但我們服務過程中發現,心理狀況如果這關過不去,可能是憂鬱、可能是自我放逐,陪伴他們走過人生低谷。
其實他們跟我們並沒有不同,只是我們的經濟狀況可能稍微穩定,大家都對於外在的困難,感情考驗啦等等,大家沒有甚麼不同。

街友身上有一種寶貴的條件,就是其實他們都很像孩子,就像一種群居族群,彼此告知道相報、彼此分享,雖然各自都很微薄,但其實他們很懂得互相分享、真誠交心。反而是有些經濟狀況好的、生活水準高的,未必會懂得真誠以待。

所以我們真的是把他們都當朋友,回到最基本的人性,其實只是經濟的條件暫時不好,請他們幫忙裝燈泡啊,等等他們都是無條件的幫忙,不在乎時間花了多久,更不要求回饋等等。

因為我是女性,而街友大多是男性,我可能會以友誼的方式,透過多次聚會,透過觀察對方的態度、眼神與表情,慢慢相處之後再去把他們的心打開,然後才能成為朋友,讓他們放下防衛心。


Q5:可以請您說說恩友中心輔導街友的實際狀況?
A:他們知道供餐時間,就會主動過來詢問,如果有其他部分需要協助,就會開始來櫃台詢問弟兄姊妹,我們就會視個別需要來進行服務。例如有醫療需求的朋友,我們會開立恩友卡,讓他們到鄰近跟我們聯合的院所看診。

Q6:輔導遊民重返就業市場的成功比率與困難?
A:職業訓練或職業媒合的部分,各單位都可能有方案來跟我們接洽,我們會公告,看大家個別的意願或者如果有這些朋友的主動詢問,我們就會進行媒合。但我目前還沒有遇到有朋友有意願來跟我進行詢問。因此我認為對於這些朋友,目前都還沒有意願想要改變現狀。

因此可以發覺,對於我所接觸過的街友來說,比較重視的是當下的生存與棲身之地,當哪裡有尾牙、哪裡有物資發放、哪裡有活動等等才是他們目前比較在乎的,有點類似吉普賽人的心態到處打游擊,晚上有個棲身之處就對他們很足夠了。

因此目前沒有跟企業接觸工作媒合的狀況。台南的部分我知道是有手工班、才藝班、美食製作班等等來教學然後進行販售,這是我所了解其他縣市的就業媒合狀況。


Q7:除了與勞工局、社會局等政府單位合作,試著解決街友問題,是否還有其它民間單位與社會力量的協助?
A:目前沒有合作方案進行中,我們目前中心的主力還是放在服持貧弱家庭,街友只能先守住讓他們安住與溫飽的部分。

Q8:恩友中心附近的居民對於街友服務的看法?
A:正面的部分我們常收到鄰居們、附近商家,把物資、蔬菜等等送過來,每天還收到不只一次而已,讓我們煮食供餐給街友享用。

有點困擾的部分是街友還是會在附近街區抽菸或亂丟東西、隨地大小便等等,對於鄰近店家多少是會受到干擾,或者是來用餐的時候就騎腳踏車、手推車有時候亂停放,鄰居們多少會來提醒。


Q9:恩友中心長期提供街友福利,會不會有街友產生過度依賴的問題?
A:不只是我們有供餐服務,鄰近許多機構都有,但溫飽是人基本的生存需求,我們其實不會因為他們有或沒有工作,或者心情狀況如何,就決定是不是停止供應他食物的部分。

我們也設身處地會去考量說,難道就看到有工作、有房子的人才有吃的權利、才能稱得上是正常人嗎? 我們也會這樣去思考,當然我自己本人是覺得不該有街友的存在才對,因為我自己很認真工作、努力存錢避免自己有一天會有更不好的狀態,我這樣要求自己。但並不是每個人的教育程度、工作狀況、健康或心情狀態都是同等條件的,這些是他們所教導我、影響我的,不能因為不瞭解就對他們另眼看待。

了解跟尊重是最重要的,其他都還是其次。


Q10:擔任傳道以來讓您印象最深刻的是什麼?在擔任傳道的過程中曾遭遇的困難?如何克服這些困難?
A:記得有年也是有一位助理傳道,也是女性,當時的街友曾經因為一些狀況夥同其他的用餐街友進行鬧事與騷擾,所以當時我們曾經一度關閉住宿機會,也暫時停止供餐。後來到我接手的時候我們也謹慎思考女性負責人可能發生的狀況,我們主管也很謹慎,所以目前我們還是非常謹慎地接受男性街友的住民,除非他們真的要改變自己的生命或者願意協助服事,不然我們會先將大家安置到彰化轉運站。目前是還沒有長期住宿的朋友們,大多都是因為無法接受這邊的規矩與時間安排,所以目前是短期暫住,未來先讓大家能夠接受社會化之後,才來進行長期安置的考量。

有時候還是會遇到街友,平常感情培養得不錯,但是又偷喝酒,我就會疑惑到底該不該放行;或者一些年長的女性長輩,會希望我們多給她們一些物資,就會疑惑給了一次,下次是不是就一定要繼續給…..。變成常常會遇到類似這樣兩難的問題。

曾經一位弟兄,當年就讀台中一中,只因為年輕談戀愛就跟家庭有點決裂,也放棄念大學的機會。其實在職場也已經做到小有成就,但因為職場的問題,淪落到街友的身分。目前也是很愛乾淨、有禮貌,還會考我英文程度,很喜歡跟我聊天,白天幾乎看不出來也無法想像,他晚上會是街友。我也鼓勵他站起來,找個像樣的工作,但是目前他的心情狀況是暫時還無法回到職場,而且常常喝醉,不會鬧事,但其實問題還是暫時無法解決。

另外還有一位是說話能力薄弱,常常來就是兩眼充淚地感謝我們照顧他,每次也讓我們弟兄很照顧很願意陪伴他,後來這位也受洗了。

其實很多街友都很柔軟,願意接受福音、願意接受朋友,我們雙方都知道它們大多都還是擁有各自的心情問題,所以要讓他們重回職場是中長期的目標,要先幫助大家把心理狀況打點好,才是我們的首要目標。


Q11:請您分享一下恩友中心服務的中長期目標,或是對於街友服務工作的願景?

A:台中恩友中心成立大約八年,目前規劃是可以供應 500戶的物資供應,未來希望可以達到 1000戶的規模。所以場地、人力、志工跟物資量都是一個大挑戰

目前扶持貧弱的家庭,也是未來人力的培訓空間;甚至街友們也是工作人員,是我們很重要的每天工作人員以及活動人力來源。不做事就不給他們吃飯(開玩笑、大笑)加上我們所奉行聖經所說的,口渴的人就給他喝、飢餓的人就給他吃,我們是真誠地對待這些暫時居無定所的街上朋友們,真正把他們當作朋友來對待,等待他們的人生再起的那一天。這服務的過程中,其實自己才是最大的收穫者。

我相信你們也是。

後續討論:
這次我們的尾牙是先把名額留給貧寒家庭,街友只剩下最後約40個名額。並且我們會告知街友們,有在中心服務的才能夠獲得尾牙的機會。我們彼此勉勵且明確規定要獲得恩典是一定要先有服務與主動投入的前提。所以大家大多也是願意的。

尾牙那天其實有一位鄭議員也同時舉辦尾牙活動邀請很多街友過去享用,所以當天其實人數剛剛好的。

主編小結:

恩友中心的專訪是我們針對台中市所有關懷照顧街友的機構中的最終篇。不少朋友看過這三篇專訪報導,對於不論是公立與私人機構所提供的街友服務,都倍感窩心,也認為除了市府德政,許多民間團體也都將街友們照顧得很好了。

然而,其實重點在於這些辛苦的機構在照顧生活起居,如:供餐、居住以及轉介等,常常已經忙不過來,許多企業想要晉用街友作為勞動者,也常常無法順利媒合。因此角落微光願意挺身而出,成為一個工作訓練所,讓街友過來上課、超過四個月的專業講師課程、培訓說話技巧與台中人文歷史、實習導覽並且成為真正的導覽員。

感謝所有關心這群朋友的你,是你持續幫這盞微弱的燈光,永續不滅。